量天尺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西尔莎middot罗南电影版海鸥 [复制链接]

1#

第9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刚结束,虽然90后的新晋好莱坞劳模姐西尔莎·罗南未能凭借《伯德小姐》获得小金人,但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小看她。毕竟小小年纪就获得三次获得奥斯卡提名已足够在好莱坞90后小花中领跑了。而且更多人相信,西尔莎·罗南获得小金人只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《伯德小姐》

《布鲁克林》

这不,西尔莎·罗南又要出演一部与鸟相关的电影,而且颇具冲击奥斯卡的潜质呢。由她出演的《海鸥》近日放出了第一款预告,并宣布将在5月11日登陆北美院线,国内院线引进的几率也非常大。

《海鸥》根据契科夫的同名戏剧改编,围绕几位人物之间的情爱纠纷展开。仅仅21天就完成拍摄的这部电影集结起了一套不俗的阵容。除了罗南,电影的其他演员还有四次奥斯卡提名的安妮特·贝宁、凭借《使女的故事》获得艾美奖和金球奖最佳女主角的伊丽莎白·莫斯以及金球奖最佳男配角提名者寇瑞·斯托尔(《纸牌屋》)。演员母亲伊莉娜(安奈特贝宁饰)是一位年事已高的演员。她在一个夏天去到幽静的小镇探望自己的哥哥以及儿子康斯坦丁(比利·豪尔饰)。康斯坦丁是一个初学写作的青年,他爱慕着镇上的姑娘妮娜(罗南饰),后者对人生和爱情充满诸多美丽的幻想。夏天的安谧随着伊莉娜向妮娜介绍自己的情人、成功的小说家鲍里斯(斯托尔)而被打破。妮娜爱上了鲍里斯,但后者却是一个玩世不恭的角色。

契诃夫年完成的《海鸥》不仅仍然在舞台上保有生命力,它还两次被搬上过银幕,包括50年前西德尼·吕美特的版本。这次的电影《海鸥》的导演迈克尔·迈耶和编剧StphnKaram都曾获得过戏剧界的托尼奖。

契科夫的这出喜剧中不乏悲情元素,几位当事人的爱情之路都可谓坎坷。因此,无论是舞台版还是电影版的《海鸥》,都面临着在悲和喜两种情绪之间的调度和取舍问题。不过,从目前公布的预告片配乐来看,这部影片倒是很有喜剧气质。导演迈耶在谈到《海鸥》的时候表示,希望这次有一个全新的尝试,呈现出人们最自然的状态,让演员融入到角色的环境中去,并以此表现出潜台词。

西尔莎罗南的《海鸥》尽管值得期待,但在此之前,立陶宛OKT剧团版《海鸥》将于本月中旬开始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厦门四地进行巡演,不妨先过过戏瘾。

《海鸥》

演出地点:首都剧场

演出时间

-03-14周三19:30

-03-15周四19:30

-03-16周五19:30

-03-17周六14:00、19:30

编剧:安东·契诃夫

导演:奥斯卡·科尔苏诺夫

主演:奈拉·萨维森科、马蒂纳斯·内辛斯卡、达琉斯·梅斯卡斯、艾格尼丝卡·拉夫多、吉瑞拉斯·格鲁撒杰瓦斯、艾力达·金德泰特、拉撒·萨摩利特、达琉斯·古卯斯卡、戴纽斯·嘉文诺尼斯、基德里亚斯·萨维卡

灯光设计:亚瑟·尤金尼斯·萨巴里奥斯卡

音乐设计:伊格纳斯·尤左卡斯

年,《海鸥》获得了波兰KONTAKT国际艺术节包含最佳导演奖,特别评论奖,媒体好评奖和最佳剧目第三名四项大奖。

本剧忠实还原了俄罗斯文学巨匠契诃夫的《海鸥》作为严肃喜剧的精神实质。临湖而建的庄园阴郁而美丽。颓废忧郁的青年导演特里波列夫深爱着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女妮娜,妮娜则幻想着更大的舞台和荣誉,并渴望爱情、幸福。特里波列夫的母亲艾琳娜是一位有影响力的知名演员,她带着情人小说家特里果林,从城里回到庄园来修养。妮娜疯狂地爱上了特里果林,两人开始慢慢暧昧起来。艾琳娜知道后带着特里果林回到城里,妮娜去找特里果林并继续她的演员生涯。特里果林却是一个轻浮的人,他玩厌了妮娜,然后抛弃了她。吃尽了苦头的妮娜再次回到庄园,见到了特里波列夫……全剧每一个都关乎于命运,那些激情、爱意、嫉妒、憎恶都秘而不宣,隐匿在微不足道的理性哀歌和茶余闲谈的迷雾之中,任凭岁月流逝......

导演:奥斯卡·科尔苏诺夫

豆瓣剧评——OKT版《海鸥》:如何严肃地搞笑作者:尚未清退减负七

我一共两次在舞台上看到《海鸥》。第一次是年在东方艺术中心,那一版的导演是赖声川,当时他将契诃夫的这部作品连同描绘作家本人生平的《让我牵住你的手》一起搬上了舞台。第二次便是此番乌镇戏剧节,OKT剧院来华的又一部作品。

《海鸥》这部戏并不好排。契诃夫在世之时,这部戏的第一次舞台亮相就遭遇了巨大的失败,观众的嘘声让演员简直下不来台,直到两年后斯坦尼的执导(并亲自饰演男主角科斯佳),才重新证明了这部作品的价值。我没法想象一个多世纪之前那场灾难般的首演是如何光景,但就个人经验而言,此前所看到的《海鸥》也难尽人意。赖声川的声名并没有为他的《海鸥》增光添彩:故事背景从俄罗斯乡村搬到了上海乡下,舞台布景和人物造型都充满着旧中国的腐朽气息,人名也全部改成了中国化的名字。这种本土化的处理倒是让人想到鲁迅笔下的乡村社戏来。另一方面,在演出前期宣传的时候,赖声川本人着重强调契诃夫所写的是一部四幕喜剧,但他的编排却似乎与之背道而驰。整部戏笼罩在阴暗压抑的氛围之下,让人觉得可悲可叹,却难以对剧中角色施加同情和怜悯。看完戏后的第一感觉竟是对于吃人礼教的批判,如果说赖声川的这部戏是基于鲁迅的某个小说改编,而不是出于契诃夫的作品,我倒是愿意相信的。

正因为此,我对OKT剧院此次的《海鸥》有了极大的兴趣。首先,这个来自立陶宛的剧团作为曾经泛斯拉夫-苏联文化体系的一员,自然不用受制于跨文化语境的桎梏,能够更自如地去诠释作品。再者,去年OKT带来的极具颠覆性的《哈姆雷特》是我个人榜单中的年度最佳,尤其是他们对于经典文本的大幅重构,让人惊奇不已。所以他们究竟会如何演绎契诃夫的《海鸥》(更何况这部作品本身又与《哈姆雷特》有着诸多联系),是开演前最大的悬念。

最终,在露天剧场的深夜寒风中哆嗦了三个小时之后,观众们所看到的,是OKT剧团对契诃夫精神的忠实还原,以及他们对于契氏“喜剧”的独到理解。

单从舞美而言,OKT在这一次“规矩”了许多,不再像《哈姆雷特》那般带给人大开大阖的惊喜,但是他们也并没有无趣地去重现传统话剧的所谓原汁原味,而是用现代化的、简洁舞台布景去带动戏剧的走向。特别是对于灯光和音响的应用,剧组直接将一部分控台搬上了舞台,许多操作都是直接依托台上演员自己来完成。这样的设计并不让人感到突兀跳戏,而是和角色本身的情绪融为一体。许多舞台上开灯、关灯的操作,都基于人物当下嫉妒、反抗等情绪作为动机,更好地将人物的心境投射到舞台之上。

而演员们的表现则更是堪称一流。观众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表演的力度,尤其是在四个核心角色之中——科斯佳、妮娜、阿尔卡基娜、特里果林。他们之前的爱慕、控制、嫉妒、反叛构成了戏剧的核心冲突,所以几场对手戏就成了全剧的焦点。留给我印象最深的,不光是几场充满爆发力的对白(譬如特里果林和妮娜的交流、阿尔卡基娜和科斯佳的对抗、科斯佳和妮娜的重逢),而是一场没有台词的“暗战”——妮娜和阿尔卡基娜两人之间那场无声的对手戏。在众人闲聊之际,妮娜开始模仿起阿尔卡基娜的坐姿仪态来,而女明星意识到这一点之后,也开始和这个乡村姑娘暗暗较劲。这场戏引出笑声连连,妮娜那稚嫩的动作既传递出了她对舞台明星的艳羡和向往,也流露出纯真少女充满朝气的挑战之心。与此同时,阿尔卡基娜面对少女的那种自傲、鄙夷与嫉妒之情也溢于言表。这场精彩的对决也构成了剧作的海报,可见导演自己的偏爱。

不过,这部戏真正的挑战不在于舞美和表演,而是剧作的喜剧精神。正如之前所说的,契诃夫将自己笔下的《海鸥》以及其他几部作品都称为喜剧。这一点一直以来都很令人费解,因为从剧情本身来看,无论是《海鸥》、还是《万尼亚舅舅》、《樱桃园》等作品,都以并不圆满的、甚至是称得上悲惨的结局收场。那么它们的喜剧性究竟体现在何处呢?这个问题足以引出学界的一系列探讨和争论,但至少OKT剧院给出了自己的一种诠释——那就是弱化环境,而聚焦于人物。

从这版演出中,许多桥段的设计是足够有趣的,观众席的多次笑声足以说明了这一点。更重要的是,尽管有着这样一个悲剧的故事内核,但OKT的《海鸥》并不让人感到沉重——这一点与赖声川的《海鸥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如果说后者营造了一个黑暗和绝望的现实世界的话,OKT则抛弃了时代背景,而更注重挖掘人物的内心。比起对社会的批判来,导演科尔苏诺夫和他的演员们更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